澳门太阳娱乐


北大意把莫高窟完整拷下来,全国科学技术考古学术商量会在浙大进行
图片 15
图灵奖得主大卫,帕特森获颁清华大学名誉博士学位

浙大要把莫高窟完整拷下来,浙江大学研制高清设备完成50余敦煌壁画数字化保存

说起考古,浙大文化遗产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曹锦炎说,以前我们人在挖掘现场,挖一层,大家埋头记一通,回去再原模原样画下来。但是这种延续了好几代人的考古方法,却因为“记录盲点”,等到大家想再次探究一个冷门细节的时候,现场却不复存在了。昨天,第十一届全国科技考古学术讨论会在浙江大学召开。考古学者带着近百个考古、文物研究、生物考古等方面课题、技术,前来共同探讨:人类时间史上的两头——当代最先进的高科技、历久弥香的老古董印迹,到底是怎么完美结合,从而为人类提供更生动的历史宏图的?数字化技术,留下敦煌的美好2010年,浙大与敦煌签订战略合作,建立敦煌文化数字资源库,共同完成60个石窟所有壁画的数字化工作,并且建立敦煌壁画数字库网络化的平台。由于气候变化,游客量增加,这几年,敦煌壁画的老化速度正在加快,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科技考古中心刁常宁博士是这个项目的技术负责人之一。刁常宁说:“我们不知道这种老化最终会不会导致壁画从人类文明长河中消失,但是我们现在可以做的一个工作,是利用科技手段,保存它现有的风貌。”浙江大学研制了一套全世界最先进的壁画拍摄设备,分6个组,在敦煌60个石窟里,把敦煌壁画拍下来。“这套设备,能完成自动拍摄,基本上15秒一张照片,一个小格一个小格拍,每一张壁画要拍成百上千张照片。”刁常宁说,图片最高精度达到900亿像素,最大的壁画,文件尺寸达到了60G。这样的采集精度,可以支持同样尺寸的壁画的出版。刁常宁说,“壁画所在的墙面本来是不平整的,要做到不变形、无缝拼接,难度可想而知。”目前,敦煌壁画采集工作已经完成了大半,50个洞窟里的壁画数字图像,已经完成了拼接。“学校计划明年年初,在浙大搞一个敦煌壁画资源库的成果展。今后在浙江大学将完整复制一个完整洞窟,博物馆还会对外开放。”给大地做B超,“照”出良渚古城四、五年前,浙江大学地球科学系教授田钢最熟悉的地质探测仪器设备,还都是用来寻找石油等地底矿物的。
那个时候,田钢和考古,还完全搭不上关系。直到2008年,考古研究所邀请他给大地做“B超”,用来发现古代的奥秘。“地球物理考古的仪器,通过波动、电学、磁学探测地下几十米范围内的东西,因为考古遗迹跟周围的土壤,在物理上有些异样,比方说电阻力、放射性波段等等会有差异,我们就利用这种差异,用仪器设备测试出来,来推断地下遗址的形状和范围。”他笑称:“我是给大地做‘B超’的,测出地底下磁场、电阻等情况异常,来说明地底下有‘玄机’。”田钢告诉记者,在发掘良渚古城时,起先考古工作者发现了古城墙,但是它的走向延伸到底如何?如果完全通过考古勘探,现实是不可能的。田钢团队通过大地“B超”分析,基本上测绘出了古城墙的范围。“不过,这张B超单子就跟你在医院看病一样,照B超的医生会跟你讲一讲,关键还是要主治大夫诊断。”田钢说,地球物理考古对古地貌进行探测,还需要考古学家再进行更深一步的分析。“在国外,地球物理考古发展比较成熟,已经是田野考古的必备流程。(2012-11-28)

昨天上午,全国第十一届科技考古学术讨论会在浙大召开。科技考古是浙大一个重点研究方向,目前,学校生物、化学、地学、计算机都能与考古研究相结合。原先的考古工作,离不开一把“洛阳铲”,现在的新科技,应用到考古发掘、文物保护中,新亮点迭出。今后,在浙江大学就能看到敦煌洞窟。去浙大看敦煌洞窟最近,浙大校长杨卫多次在公开场合提到,今后在浙大能够见到敦煌洞窟,有的洞窟甚至在敦煌都需要凭运气才能见到,可是在浙大却能见到。原来,浙大从1997年就开始把计算机信息技术应用到文物保护中。2010年,浙大与敦煌研究院签订战略合作,共同合作一个敦煌文化数字资源库的项目,完成60个石窟里面所有的壁画的数字化工作,并且建立敦煌壁画数字库的网络化的平台。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科技考古中心刁常宁博士是这个项目技术骨干之一。他说,敦煌的保护工作做得很好,但是气候变化,游客量增加,这几年,老化的速度在加快,壁画保护工作很紧迫。因此用最高精度的方法把敦煌壁画记录下来,对艺术价值,艺术史研究资料意义非凡。研制高清设备采集壁画资料刁常宁说,洞窟的信息采集并不容易。洞窟很狭窄,形状也是变化的,墙面不是平整的,想要一下子拍出完整的几乎很难,哪怕是一点点地拍摄下来,后期再进行图像无缝隙拼接,难度还是很大。为了采集到壁画细节,浙大研制了一台壁画拍摄设备,采集到的图像每英寸300万像素,清晰程度可以达到支持同样尺寸的壁画的出版。这个设备能完成自动拍摄,基本上15秒能拍一张照片,一个小格一个小格拍,每张之间互相有重叠,这样下来,每一幅壁画要拍几百张到几千张照片。同时,为了能将这几千张照片进行拼接,浙大专门开发了壁画数据处理的软件。这时候,又遇到了难题。采集下来的壁画图案由于洞窟本身不平整,很难拼起来,工作人员就找到正射投影的平面,以点对点的形式实现虚拟平整。这套设备支持900亿像素以下的摄制,最大的壁画文件容量达到了60G。到目前为止,从文献资料上来看,这套设备是全世界最先进的。试图还原壁画原始色彩敦煌洞窟数据采集,总共动用了6个摄制组、6个图像后期处理组,花了20个月的时间,经历了当地最冷的冬天和最炎热的夏天。目前,各项数据采集已基本完成。刁常宁说,计划明年年初,浙大要搞一个敦煌壁画资源库的成果展。今后在浙江大学完整复制郭煌洞窟,大家可以看到通过印刷出来的同样尺寸的敦煌壁画,还会有一个8m×8m的投影幕,播放敦煌壁画影像。所有的成果,还会对社会开放。很多人都关注原来的敦煌壁画是什么样子的,刁常宁透露,最近浙大和武汉大学正在合作一个项目,研究壁画颜料变色退色的机理,试图还原壁画的色彩,这项工作刚开始,几年以后才能看到效果。●链接旁观考古新技术用CT扫描地下古迹考古研究并不仅仅是从事洞窟之类的研究,万一考察的东西是在地下的怎么办?浙大地球科学系教授田钢说,那就得用仪器设备感知地下的遗迹、文物分布情况。打个比方,就像医学的CT成相,可以发现人身体中的异常。它的原理主要是,地球物理考古的仪器,通过波动、电学、磁学探测地下几十米范围内的东西,因为考古遗迹跟周围的土壤,在物理上有些差异,比方说电阻力、放射性波段等等会有差异,我们就利用差异,用仪器设备测试出来,来推断地下遗址的的形状和范围。相当于就是给地下的东西照“CT”,要推测影像是什么,需要地球物理学家和考古学家,共同“问诊”。良渚遗址发掘中,就用了这个技术。良渚遗址古城墙是勘探发现的,但是古城墙的走向延伸到底如何?全方位地勘探,现实上不可能,田教授团队通过这个方法,基本上测绘出了古城墙的范围。(2012-11-28)

新华社杭州11月28日电(记者
朱涵)记者27日从杭州召开的全国第十一届科技考古学术讨论会上了解到,浙江大学与敦煌研究院通过一组高保真采集设备已完成50余幅敦煌石窟壁画的数字化保存工作。敦煌石窟壁画数字资源库建设工作自2010年开始启动,由敦煌研究院和浙江大学共同设计并实施,资源库计划在三年内完成60个石窟壁画的数字化工作,设备与软件的研发工作主要由浙江大学承担。敦煌的石窟艺术因其悠久的历史、宏大的规模、深邃的内涵和精美的艺术价值享誉全球,壁画是敦煌艺术的重要组成之一。但由于敦煌自然环境恶劣,壁画材质脆弱和人为影响,敦煌石窟艺术正逐步老化。“用数字化的手段进行壁画的采集、复制和修复基本上可以解决此前通过临摹、拍摄来复制壁画时遇到的难以保存、图像失真等问题。”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科技考古中心刁常宇博士表示。为更清晰全面地记录敦煌壁画,浙江大学已经研制出了一套较成熟的采集和处理仪器。采集设备由拍摄器和轨道组成,摄像头能够随着轨道的延伸自动完成对不同高度、不同大小壁画的拍摄。图像拼接软件则可以高精度地生成壁画的正摄投影的投像,误差精度不超过0.1毫米。记者在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的数字化采集终端设备上看到,通过数字化手段采集的敦煌莫高窟的千手千眼观音像壁画线条流畅,色彩分明,细节清晰可见。经过采集以及拼接的壁画,不仅能够支持原图大小的印刷出版,在放大数倍之后仍能够清晰地展示画作细节。“这对于敦煌学和艺术史的研究来说尤为重要,数字化保存的壁画可以如实展示更多的细节,同时还能对壁画进行色彩和线条的修复以供研究比对。”刁常宇表示。据了解,今年年底,将会有三组数字化采集设备投入使用。浙江大学将在60幅壁画完成数字化采集之后举办敦煌壁画资源库成果展,并复制一个完整洞窟,预计在2013年,壁画数据以及完整的资源库服务系统将向社会进行公开展示。(2012-11-29)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